首页 > 揭阳在线 > 文化新闻 > 正文

美术馆上市 估价80万元


17/05/22    来源:http://www.otxi.net 真人现金网

  美术馆IPO?

鲁迅赠故人书法作品现身匡时秋拍估价80万元

鲁迅《行书偈语》纸本立轴24×20cm小小供图

  漫画/琚理

  本报记者 陈涛

  这几天,一则艺术与证券联姻的消息持续引爆艺术圈。在苏州、上海皆有门店的巴塞当代美术馆日前宣布,将启动融资,争取今年内挂牌新三板。目前,其已被某知名券商估值8亿元,有望成为国内“美术馆第一股”。

  一石激起千层浪。美术馆能上市吗?作为非营利机构,它如何保证持续给予股东回报?到底是圈钱噱头,还是谋求突围?

  上市名不正言不顺

  艺术机构上市并非什么新鲜事儿。像国外顶级拍行苏富比、国内拍行“双雄”之一的保利拍卖,均已是上市企业。可美术馆上市还真是头一遭。

  国际博物馆协会章程对画廊(gallery)和美术馆(art museum)有明确界定和划分:画廊从艺术家手中获得艺术品,再以展览的形式介绍给藏家,进行销售,形成艺术品一级市场,属于营利性机构;美术馆是博物馆体系中与视觉艺术有关的分支,承担着收藏、研究、展示、教育、推广等多项社会公共功能,底线是非营利性质。

  按理说,巴塞当代美术馆应属于非营利机构。“既然非营利,又如何给投资者回报?名不正言不顺,难免让人觉得是在玩噱头。”独立艺评人、资深艺术投资顾问奚耀艺认为,它既然能启动融资,显然就不是美术馆,只是打着这个相对“高大上”的幌子。

  那么实际情形如何呢?据巴塞当代美术馆董事长宗莉萍介绍,其核心艺术家是一批正值创作旺盛期的70后、80后,大单购买的收藏会员人数约500名,其中不少人购买额已逾百万元。如此看来,巴塞当代美术馆主营业务是艺术品交易的一级市场,也就是画廊,与美术馆完全是两个发展方向。

  既如此,缘何还冠名美术馆?“上市不是坏事情。但以‘美术馆’之名上市,会让人笑话,很不专业。”798蜂巢当代艺术中心负责人夏季风认为,既然挂着“美术馆”的名头,就应当与画廊有所区别,“对基本概念要厘清,‘非营利性’是首位的。”两年前,在他主导下,当时名为“伊比利亚”的非营利性机构转型为如今的商业画廊“蜂巢”。在他看来,国内不少从业者对画廊与美术馆的本质区别并不明晰,尤其是一些民营美术馆,由于运转困难,行买卖之实的案例不在少数。

  能否迈过三道坎儿

  撇开名头不符之嫌,巴塞当代美术馆上市尚存其他疑问。

  “它要有可持续性的盈利模式。千万不能靠作品买卖盈利而去上市,这对投资客是一种不小的风险。”奚耀艺解释说,问题症结在于艺术作品的价值评估太难了。“当下艺术市场常为人诟病的,就是人为制造价格泡沫。”在他看来,国内艺术品投资企业之所以鲜有上市,就在于它很难将做过手脚的营收情况、藏品估值,原原本本置于公众面前。

  关于艺术品投资企业上市,中国文交所总设计师、艺术品投资市场研究者彭中天显然更为谨慎。他认为,一家艺术机构要上市,得先迈过三道坎儿——首先是明晰艺术品的产权;再就是鉴定真伪;最后还得权威定价。

  “就拿画的产权来说,如果产权不清,就会出大乱子。”彭中天举例说,某个人偷了一张画送拍,最终也拍出去了,赃画可以追回,但买家付出的钱该由谁买单?至于真伪鉴定的问题,他说,有名家让自己的学生去画,自己最后盖章了事。这个又由谁说了算?对于此前有媒体报道称,券商评估巴塞馆藏作品价值约1亿元,彭中天更是直指过于草率,“认定它的藏品值一个亿,参照依据是什么?”在他看来,如果以上三者都做不到,那么上市就有欺骗之嫌,“艺术品资产证券化是大势所趋,但国内现有条件并不完善。”

  对于巴塞选择在新三板上市,彭中天也有不同看法,“毕竟这是一个科技、商业等有形资产的平台,最好还是到专业平台。”不过,多年关注国内艺术市场的研究者季涛认为,公司运营细节并不反映在财务报表上,没必要太过在意上市平台。

  民营美术馆的出路

  尽管对巴塞当代美术馆的上市,彭中天心存疑虑,不过,他对这种证券化尝试还是持鼓励态度的。“它的资产都是画作,也是一种全新资产,可以创造文化新财富。”另据季涛透露,目前荣宝斋、朵云轩两家大型艺术企业正在谋求上市。

  不过,最终能上市者毕竟是少数。据统计,从上世纪90年代民营美术馆成批量出现至今,国内民营美术馆已逾百家,占全国美术馆总数三分之一。去年仅在北京一地,就有民生现代美术馆、深圳华侨城当代艺术中心来京开分馆。

  在国外成熟的艺术体系中,不销售艺术品是国际通行的美术馆伦理,目的就在于保护艺术品评价体系不受资本操控,保证其在学术上的纯粹性。反观国内,民营美术馆普遍没有建立起自身的学术标准,以致美术馆与画廊并无实质差异。

  艺术批评家郭晓川认为,这一现状与国内民营美术馆大多伴随商业地产而兴起,不无关联。据他介绍,早期民营美术馆中,由地产商出资的超过六成。“艺术地产推出不难,但‘美术馆’并不是那么容易办成的。”奚耀艺认为,由于缺乏长远规划和专业人员,一些民营美术馆不仅展览寥寥,学术层次也谈不上。

  近年,名人信札手稿走红拍卖市场,尤其是鲁迅的手书,更是“一字千金”。昨天,记者从北京匡时拍卖得知,一件鲁迅极为罕见的书法作品现身2015匡时秋拍“澄道——中国书法夜场”。据匡时拍卖工作人员透露,该拍品源自周氏兄弟故人、日本教育家清水安三的后人,估价80万元。   京华时报记者易小燕

  >>拍品来源

  为周氏兄弟故人清水安三旧藏

  这件书法的内容为四句偈语:“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;放下佛经,立地杀人。”作品被盛放在一方雅致的小木盒里,盒盖内侧有题识:“朝花夕拾,安三七十七”,又附一段小字:“此书是周树人先生之真笔也。思慕故人不尽,添四个字在此,这是鲁迅先生书名也。”

  尽管这幅字既无上款、落款也无日期和钤印,但在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陈子善看来,“此书是周树人真笔”。据陈子善考证,“安三”即日本人清水安三,“木盒盒盖内的这段话应出自清水安三本人手笔,而‘七十七’当为他77岁时所书”。陈子善认为,木盒内的这段话再清楚不过地告诉了我们,“署名‘鲁迅’的这16个毛笔字是鲁迅书赠与清水安三的”。

  陈子善告诉记者,“按照清水安三晚年的回忆,他首次与鲁迅见面还有点戏剧性”。清水安三晚年在《回忆鲁迅》一文里记录下这段趣事:“严格地说,当时我不是专程去拜访鲁迅而是去拜访周作人的……这时,一个鼻子下蓄着黑胡须的中年男子从西厢房掀开门帘,探出头来说,‘如果我也可以的话,就进来吧,我们聊聊’,于是我进了房间与他进行了交谈,没想到这个人就是鲁迅”。这一次相见的时间,学界有1921年和1922年的不同说法。

  据鲁迅博物馆副馆长黄乔生研究,在鲁迅日记中有不少关于清水安三来访的记载。清水安三1946年回日本,1988年去世。他为鲁迅手迹挂轴写题记是在他77岁的1968年。

  >>内容出处

  四句偈语可能出自一张明信片

  黄乔生看到这件四句“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;放下佛经,立地杀人”的挂轴时,感觉似曾相识。

  今日美术馆是国内难得实现收支平衡的民间艺术机构。“我们的理事会有不同类型的人才,偏金融投资型的,可以来管钱;偏学术把控的,负责展览定位。不仅让社会上的各种力量共同承载美术馆需要的社会资源,美术馆同时也成为整个社会所拥有的一种资源。”今日美术馆馆长高鹏认为,解决民营馆难题,归根结底在于管理体制。相比于公立美术馆,民营美术馆最大优势就是体制灵活,独立性较大,“不仅能吸纳更多赞助,还可以让参观者有更多艺术体验。”

  他回忆到,“原来,1996年,北京鲁迅博物馆编辑出版的《鲁迅研究月刊》登载了李思乐的《由鲁迅的一张明信片想到的——放下屠刀立地成佛》一文,介绍的是日本中国文学研究者饭田吉郎在《从地球的一点开始》上发表的相关文章。据饭田吉郎介绍,十六字偈是写在一张明信片上,寄信人是‘鲁迅’,收信人是‘上海市徐家汇清水安三先生’。因为邮戳盖得太乱,不能确定写作时间。另外,在明信片的正面还有手书‘应需回信’四字”。

  但这次黄乔生看到的则是装裱成挂轴,并非饭田文中描述的明信片。“有人推测,可能是珍藏者或他人将明信片背面揭裱制成挂轴。这样一来,饭田文中提到的明信片的‘正面’就另藏他处或被丢弃了”。但黄乔生觉得清水先生不会如此毁掉原件,“而且,挂轴手迹的尺寸比常见的明信片大得多,如果邮寄,须有一个信封,而非明信片”。他倾向于“这次出现的书法可能是另外一件鲁迅手迹”。